Chris Evans, 白雙全:雙個展

2019⋅06⋅01—07⋅28

展期|2019.06.01-07.28
開幕|2019.05.31 (五) 18:00
策展人|周安曼

《Chris Evans, 白雙全:雙個展》由周安曼策劃、香港Para Site藝術空間與鳳甲美術館共同製作。雙個展2017年首展於Para Site,此次台北巡迴將延續香港的展覽架構推出全新製作。

展覽開始於Chris Evans的聲音裝置《Jingle (鳳甲美術館)》,一組對職業想像的配樂;每次Evans會根據主辦單位的財務穩定度來決定錄製的對象為農夫或會計師,此次台北版本選擇了與台灣雞農合作,邀其模擬所飼養動物的聲音,聲音在多次重複模擬下,漸漸從日常的熟悉轉為陌生,每當觀眾進入展場空間時便會響起不同旋律,為展覽揭開序曲。進入迴廊後的是《成規的濫觴》(2014) 記錄Evans長達30年與英國左派報紙《晨星日報》為針對該報品牌形象重塑的溝通過程;一旁的兩件巨幅保險公司夜日景則是台北展覽的現地製作,Evans拍攝從台北保險公司的大樓辦公室裡拍攝出的城市景觀,象徵了一座城市所代表的風險監管與營銷的結合。Evans使用噴槍繪圖,噴槍在此成了修改城市瑕疵的行為,並同時反映出藝術家試圖透過創作的媒介來進入他所設置的情境;圖像呈現了混淆的城市景觀,也象徵一個曖昧不明的角色關係。而散佈在展場中的《美術館館長的燈具》則為鳳甲美術館邱先生的私人燈具。Evans的創作乃透過設計情境間的相互協商來凸顯系統內產生的各種矛盾,繼而思考個體與公共場域間的關係。

白雙全於2017年Para Site展出的《噩夢牆紙》系列作品為長達五年之久、苦行僧似的個人療傷歷程。他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開始進入法院旁聽社運人士被起訴的案件;聽審的過程中,他在筆記本上隨機塗鴉,進入了一種抽離的狀態,隨後將這些自動手繪下紀錄的符號進行延伸,藉由形式的轉換來回應並重新為其個人的創傷進行解讀。此次台北展覽的作品以此脈絡延伸,將兩起社會事件作為對照;一是宣稱被中國國安人員擄走而遭控報假案的香港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案件,另一是2015年年底發生的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消失事件。銅鑼灣書店事件後引發的連續效應促使書店老闆林榮基計劃於台灣募資重開書店,唯幾個月後,資金遭撤,書店重生遙遙無期。白雙全在此期間持續旁聽林子健的案件並與林榮基進行深度交流、對話,事件轉化成了展場中一系列的書櫃傢俱、符號、壁紙。白雙全試圖回應此兩事件所加諸的社會觀感,並將形式內化成一種情感精神的度量衡,傢俱在此成了一個進入不了的空間並與被扭曲的現實狀態並置。

雙個展以實驗性的策展方式透過兩個藝術家創作維度上的距離,嘗試探索藝術可以打開的向量為何?展覽試就人如何與社會關係的索求經驗出發,Chris Evans與白雙全分別將自己置身於不同的社會情境,從個人及集體經驗的轉化來探討人與社會結構之間的互相交涉。一座城市不論其販售或表徵的是何樣美好的憧憬及寄託,我們思考的是在面對崩壞的體制與系統下一個個體的療傷有無可能作為社會反思的借鏡並進行協商?不論是提出新的社會契約或是在現有系統下進行翻轉,能否藉此尋求一個可運作的社會空間或撤退。回應的方式可以是積極也可以是消極,我們感興趣的是消極的力量能否打開與想像一個兼容的參與實踐,並在錯誤的正義和現實包裹下找到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