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建強個展「升仙超世」

升 仙 超 世

華建強

〝升仙〞是一種夢想,〝超世〞則是反映生活的實踐。
在我的創作過程裡,個人與現實世界的感應是創作上的主題,這種攸關於個人對環境上的內在省思,或是周圍種種付諸於外在形體所接收到的一種情緒感應,是我在創作的過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反應當下情緒是我創作上的主體,這個主體的感受是畫面上呈現的主要因子。當現實世界的騷動引發了一連串的漣漪時,逃避與諷刺成為揶揄的主要工具,於是,造就一連串描繪內在情緒來作為表達工具。
而當創作的過程在發酵時,內在的轉化過程阻止了直覺式的表達方式,將這些直覺式的反應化作嘲諷與詼諧的人物圖像,因此,構想由此而生,一種急欲成仙的概念成為表現週遭環境的不安或喜樂,於是,〝超世〞是對於〝升仙〞所做的一種超越現實的實踐,從生活實踐、從面對問題的實踐、也從畫面的經營上來實踐。
從打造仙境到成仙的這一個過程是漸進式的,畫面的結構由最初的單一人物造型接著引入另一個主角進來畫面,最後,畫面上佈滿各式不同造型人物,人物圍繞中央主題,則是畫面中心的自我。我認為,這樣的歷程,實際反映了真實世界的心境轉化,邀請眾人進入主題也是心境上的一種開放,放開胸懷來迎接眾人進入一個理想的世界,然後極盡方法來反諷、表現當下環境。
畫面的每一個中心的主角都是一個升仙的理想,無論背光或是頭光所代表的皆是光明的仙境意涵,將各式行為合理化的表達來朝解自我。而畫面穿插的人物造型,則是描繪升仙行為的理想狀況以及直覺式的轉化成品。
所以,〝升仙超世〞畫我所感應的,也畫我所能體驗的…一種對於生活上的特殊直覺以及對於生命中繁瑣事件的對應。藉由單一人物個性的轉換及變裝裡找到自我的定位與嘲解,因此,〝升仙〞是一種夢想,〝超世〞則是對於生活上的實踐。
夢想需要現實來實踐,我則藉由繪畫來實踐我的夢想。每當我對環境或週遭感到莫明時,創作就變成脫離現實的一種工具,所以,發洩在平面的創作裡,是可以營造一切,創造一切、並實踐一切。
在這個小小範圍裡,我就是造型的主宰,也是營造畫面的神。